篠田桃红回顾展

该展览由岐阜现代美术馆策展人宫崎香里策划

分享本页

初次接触篠田的作品是在初中时。当时我在母亲订阅的杂志上,看到了篠田的日文汉字“美”的书法作品(日文中沿用了许多中文的汉字)。即使是现在,我仍清晰地记得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美,既强大又优雅。该作品就是篠田桃红本人的象征吗?又或者它展现的是一种普遍而又超越笔墨和构图的美?
 
篠田桃红自幼从父亲那里习得日本文学经典和毛笔书法。20岁出头便独立出来,开始教授毛笔书法。篠田与众不平的片假名(日本书写体系中的一种元素)书法让她作为一名女性书法家,逐渐在书法界树立起名声。然而,她越是想自由表达,越是受限于汉字形态的约束。
 
“我想写‘川’字。我知道它一定包含三竖。两竖和七竖都是不可接受的。但是,我忍不住写五笔、十三笔,甚至是无数笔。除了原始的垂直线,我想用水平线和对角线。这些想法是油然而生的,我不认为该去抑制它们。”——《墨色》(1978)
 
20世纪40年代末,篠田桃红的创作重心由书法向原创的抽象水墨作品转移。
 
然而,她依然迷恋汉字,坚持创作抽象作品和书法作品。尤其是在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间,她的书法作品涵盖书名、装订书籍、产品标签、报纸专栏、电视节目标题和设施商标。
 
1969年,篠田桃红为佳丽宝的两款香水“火鸟”和“森林精灵”设计包装,充分展示出其艺术才华。汉字“火”那纤细优美的线条象征着优雅而坚韧的女性形象。而“森林精灵”用多种对比色调覆盖笔画,令人恍然联想到女子纯净的歌声在古老森林中缭绕回荡。
 
这些产品发布时恰逢经济繁荣期,该时期为社会带来了新风尚并带动了女性解放运动,越来越多女性进入职场。正如其设计的“火”字一般,篠田一直不断追求并致力提高心中的信仰与激情。她在欧洲和美国举办展览,为那个时代的风尚和潮流做出贡献,同时致力于开发全新的前沿项目,包括建筑、平版画和散文。20世纪70年代,篠田桃红的作品开始借由内心对话产生一种新的复杂美感,仿佛旨在反映她内心的精神世界,就如她“森林精灵”所传达的那种神圣的宁静感。
 
20世纪80年代以后,篠田桃红作品的精髓和世界观悄然扩展,她的笔触不再受传统和典型的几何形状束缚,而是变得神秘而充满隐喻,与密集、深邃的空间感形成对比。她笔下的汉字仅为抽象的形状,与含义和功能相分离。尽管仍以汉字为创作来源,但她的作品却以一种超越书法的新形式呈现。篠田似乎拥有无穷无尽的激情和创造力,她的笔触也因此强大而优雅,正宛如汉字“美”所呈现的那般。

Page Top